N屯生活

在东亚,海洋一直是禁区,闲人勿入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7

在东亚,海洋一直是禁区,闲人勿入

过去五百多年,我们可以说,是一个全球化的加速形成过程。这个过程从一四九二年哥伦布远航,「发现新大陆」开始。一四九八年,达伽马绕过南非好望角到达印度西岸的古里,则是欧、亚之间经由海路持续互动的源头。

◎出现在亚洲海平面上的欧洲人

达伽马是葡萄牙人;哥伦布是义大利热那亚共和国的人民,但是他效命的对象是西班牙君主。葡萄牙与西班牙这两个伊比利半岛的国家在十六世纪时拥有海上的优势,也将他们的优势伸展到亚洲。葡萄牙人在一五○九年占领印度的果阿,一五一一年占领马来半岛的麻六甲,一五一四年出现在中国海域。据说他们在一五四二或四三年路过台湾时,叫出「美丽岛屿」(Ilha Formosa)的讚叹,然后就到了日本南端的种子岛,把枪砲等武器传入当时处在「战国时代」末期的日本。

西班牙人从地球的另一头前来亚洲,他们绕过南美洲的南端而来,走的是南太平的航线。一五二一年,带领他们来到菲律宾的麦哲伦,在初到菲律宾南部的宿雾时就死在当地人的手上。西班牙人因此暂时缩手,再来时已是一五六五年。那一年,一位同来的西班牙传教士也成功地利用黑潮暖流,沿着台湾的东侧北上,在日本南部转经千岛群岛,再从北美洲西岸南下,回到已在墨西哥及祕鲁建立的殖民地。一五七一年,西班牙人于马尼拉建城,开始长期统治菲律宾。三年之后,广东潮州海盗林凤受到官兵追捕,率众逃来台湾喘息,一度返回中国沿海,未能立足,重来台湾,又被明朝福建巡抚刘尧诲派遣总兵官过海来追缉。于是,林凤从台湾出发前往攻击马尼拉,功败垂成,次年被驱逐,不知所终。又过了五十年(1626),西班牙人从菲律宾过来占领北台湾,直到一六四二年被占领南台湾的荷兰人赶走为止。

◎东印度公司辗转进入台湾

葡萄牙、西班牙两国都是直接以国家(或者说,国王)的名义与资金,前来亚洲。虽然基本的目的是贸易,但是也不时以武力来迫使对手接受他们的要求。荷兰原本为西班牙的属地,在一五七九到一六四八年的八十年间一边以「尼德兰联省共和国」的名义进行脱离西班牙的「八十年战争」,一边也紧锣密鼓地从事国际贸易以发展经济。参与独立战争的各省不相统属,在十六世纪最后几年也各组公司前往亚洲。不过,为了避免竞争削弱利润,各省于是在一六○二年合组了全国唯一的一家公司,也就是通称为「VOC」的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该公司虽然是一个商业机构,但是却被国会授予宣战、媾和与订定条约等等专属于国家的权力。所以在很多方面,荷兰东印度公司与葡萄牙、西班牙的做法差别也不大。不过,在跨越广大地理距离的操作当中,荷兰式的作法授予在远方现场作业的公司人员决策的权力,远比凡事要请示本国国王的葡、西两国迅速而有效率;再加上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舶性能又比较优越,运输与作战都优于葡、西两国,荷兰人于是支配了十七世纪亚洲海域的长程贸易。他们多次尝试打开与中国贸易的门户未能奏效,在中国的默许下从一六二四年起以现在的台南安平一带为基地,与从中国大陆来的华商交易,同时也把台湾当成是从其位居现今印尼雅加达的总部与日本之间贸易往来的中继站。一六六二年,荷兰东印度公司被郑成功打败,退出台湾。

比荷兰东印度公司早两年(1600),英国人领先成立了该国的东印度公司。可是由于资金筹措与利润分配的作法与荷兰不同,因此一时不及荷兰人成功。英国人一度在一六一三到二三年间被允许到日本贸易,但是深受荷兰人中伤与排挤,于是自行退出日本市场。将近五十年之后,他们试图重回日本,在获得郑成功之子郑经的同意下,选择以台湾为跳板前往交涉。然而当时日本的江户幕府政权实行锁国政策,不给英国人机会。于是,英国只好在郑经东宁王国的首都,也就是现在的台南市,设立商馆贸易,直到郑经之子郑克塽投降清朝为止。

◎亚洲海域的「政治之海」与「经济之海」

在全球化初期的十六、七世纪来到亚洲的欧洲国家,或者他们的东印度公司,因此都和台湾有过渊源。然而郑克塽投降后,清廷就禁止外国人前来台湾。不但是前述的四个国家,就是后来才成立的其他经营亚洲贸易的欧洲公司,也都不能造访这块土地。

所有的东印度公司或者其他名称的欧洲对亚洲贸易的商业机构,在台湾归属大清之后,陆续都被允许到中国广州贸易。他们的名称和成立的年代参见下表:

公司名称成立年代初到广州贸易的年代英国东印度公司16001699荷兰东印度公司16021729法国东印度公司16641698奥斯登公司17221724丹麦亚细亚公司17301731瑞典东印度公司17311732普鲁士亚细亚公司17521753

虽然这些公司都到中国贸易,但是他们不是每个地方都去,也不是每个他们想去的地方都会让他们去。在中国,他们几乎只能前往广州一个港口,别的港口都让他们吃闭门羹。至于日本,自从锁国以后,就只有中国人和荷兰人可以到九州的长崎贸易。韩国完全锁国,没有给外国贸易家任何幻想的空间。羽田正教授说,东亚海域其实是「政治之海」;亚洲的其他海域才是「经济之海」。这意思是说:东亚海域的国家认定外国人从海上前来本国贸易,涉及到本国的安全问题,因此必须严格地加以控制和管理,但是印度洋周边的国家却不这幺认为。

一心一意要垄断欧亚之间的贸易,至少想办法要控制亚洲海域内的船运交通。于是他们发行称作「cartaz」的通行证,只有花钱买过通行证的船舶才不会在海上遭遇葡萄牙船的攻击。他们甚至还以武力在亚洲海域的沿岸建立据点。就这样在亚洲海域建立起欧洲人的「海上帝国」,而稍晚才到的荷兰人与英国人也採取类似的作法。

十六世纪的西亚与南亚其实有三个强权。最西的土耳其为鄂图曼帝国(Ottoman Empire, 1299-1923);两河流域与伊朗的统治者属于萨法维王朝(The Safavid Dynasty, 1501-1736);印度则是蒙兀儿帝国(Mughal Empire, 1526-1858)的天下。这三个帝国都是「陆上帝国」,对统治或控制海域的兴趣不大。只要利用港口与从事海上活动的商人记得缴税、缴够税,帝国的官员并不介入干涉他们的活动。因为印度洋周边人群的观念是印度洋是个「经济之海」,是个生计的场域,而非政治的场域。再者,这些帝国本来就由多样的民族组成,没有现代源自西方的「民族国家」的概念,并不排拒外国人,甚至也不排拒异教徒。

◎物品的交流与「海上丝绸之路」

十七世纪的后半,日本已经锁国,而中国为了与台湾的郑氏王朝对抗实施了二、三十年的海禁与迁界的策略,把人民与海洋隔离。併入台湾之后,从一六八四年起,中国开放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的海岸,准许人民出海贸易,于是从日本到东南亚各地皆可看到华人的蹤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路与华人的商路大致重叠,但是华人并未涉足马来半岛以西的印度洋世界。各国东印度公司在印度洋海域的发展各有千秋,不过显然先是荷兰人的势力比较大,后来则成为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擅场。这两家公司也陆续扩张占领土地,由「海上帝国」转变为「海上与陆上的帝国」。

不过,商业是各国东印度公司的原始目的。有如达伽马一行所称,东来的目的是「寻找香料及基督徒」,主要是为了将当时欧洲售价昂贵,却又生产在东南亚的调味香料(胡椒、丁香、荳蔻、肉桂)运回欧洲贩卖牟利。话说回来,这也只是个起头。当他们的人在亚洲活动以后,很快地就发现亚洲拥有更多罕与伦比的精美商品。兼从数量与价值来说,依序差不多是中国茶叶、印度棉织品、中国瓷器,然后才是中国与孟加拉等地的丝绸,以及更多、更多样化的其他东西。二十世纪初年,德国的外交官李奇霍芬为古来从中国经过中亚、西亚以达欧洲的那条陆上的商旅之路取了个浪漫的名字──丝绸之路。后来的学者也自然地把东西之间的海上交通贸易之路叫作「海上丝绸之路」。从各国东印度公司从亚洲载走的大规模商品来考量,于是有些学者主张说这条路也是「香料之路」、「陶瓷之路」,或者应该说是「棉布之路」。

◎透过东印度公司,从台湾历史迈向亚洲、世界

欧洲各国东印度公司东来,为欧洲与亚洲建立起不断的联繫。他们一开始就来到东亚,于是他们在台湾、中国与日本的活动与互动也就受到瞩目。以台湾来说,很多人都可以把荷兰东印度公司、热兰遮城、淡水红毛城……等等与东印度公司连结的对象朗朗上口,甚至于对荷兰东印度公司在亚洲的总部雅加达或者欧洲母公司所在地的阿姆斯特丹也不算陌生,可是对这些公司在亚洲境内其他地方的活动概况、对当地以及整个亚洲或世界的历史动向产生怎样的冲击,或者怎样的影响,大体上除了少数三、两位研究者之外,普遍欠缺了解。

羽田正教授的《东印度公司与亚洲的海洋》一书,言简意赅,却不乏对特定细节的铺陈,读起来叫人津津有味。羽田正教授家学渊源非常深厚。他的祖父羽田亨以研究元朝时代的蒙古史闻名;他的父亲羽田明研究敦煌学,也研究西南亚。羽田正自己的核心研究是西亚与伊斯兰,但是阅读、写作的範围远远比那些课题来得大。更特别的是,他比他的祖父与父亲更进一步,不只关心在大陆上所发生的事,也专注于海洋人文世界的变化。他花了比预期多很多的时间,完成的这本《东印度公司与亚洲的海洋》,真的值得详细阅读。透过这本书,读者对十八世纪末以前两、三百年的亚洲史的视野,自自然然就能步步开阔地展开。

►►「兴亡的世界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