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屯生活

无论影像或叙事都要冲撞观众:谈锺孟宏的电影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13

无论影像或叙事都要冲撞观众:谈锺孟宏的电影

小编提醒:本专栏方向为深度文本分析,若刻意迴避情节讨论将沦为空泛形容、片段简介或花絮报导,因此以下必然有雷喔!

车子被困住而离不开现场的张震站在高捷对面,问起楼上住户「小马」,抽着烟的高捷平顺地谈着「小马被枪毙了」,镜头分两次zoom in了一下,观众瞬间意识到摄影师的在场,这样不顺畅的Zoom in与Zoom out之后也在张震与小马家人的相处中频繁出现,于是,这不是参与一个男子在下班途中为了买蛋糕被困住的过程,而是在看戏,而且看的是透过摄影机拍摄的电影。

图片来源:《停车》,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这种摇醒观众,请观众跳出戏外维持冷静,意识到自己正在看戏的效果也出现在锺孟宏的纪录片《医生》之中,这是一部以黑白底片拍摄的纪录片,不同于台湾纪录片一般为求真实感使用彩色数位摄影机拍摄,也将画面朝向粗糙的方向处理,《医生》的黑白摄影有构图有运镜也有反叙事的剪接,例如当医生面对儿子自杀的心境逐渐被描述出来后,画面跳向躺在透明屋棚上的猫,由于摄影机是由下往上拍,画面上只见猫的身体而不见头,是一只使人感到惊悚的无头猫,下一秒,猫全身趴向屋棚,头也出现,剎时又成为日常风景,这样的做法时时显现出锺孟宏不安或不甘于稳定影像与叙事的风格,而风格也就显现出作者的态度。

图片来源:《停车》,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不安来自锺孟宏对于影像的非常态选择,《停车》的开头是张震站在张照堂无头的摄影作品前,当他转身走远后,即是一个无头的背影对着张震的背影,片名则打在照片中原本头应当存在的位置。《第四张画》中毕晓海回家找一件父亲比较体面的上衣,来到河边清洗,河水将衣服沖向涵洞,毕晓海跟着去捞衣服,摄影机也跟随进入涵洞中,这一个镜头有很长一段是摄影机进入没有打光的涵洞中的黑画面,一反细緻的灯光与摄影表现,锺孟宏丢出一个搭配水流声的全黑画面给观众,水流声不断,保持着画面叙事的持续,这个非常态的影像选择是不安于常态的创作,带来角色状态不可知的不安,也隐然暗示这个小孩在电影中难以预料的未来。而当戴立忍感觉到鬼魂的存在而在吃饭时猛然回头,视线正对摄影机,瞥向观众,等同将鬼置放在观众之间,而不是一般将鬼放置在观众视线之内的做法。

图片来源:《第四张画》,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或,《失魂》开头抛弃剧情叙事,没有角色动作也没有戏在进行,仅靠一连串剖肚失去部份身体却依然甩动的鱼以及上下颠倒的构图,一个个象徵画面累积起来,在张孝全昏倒被送回家之中,没有剧情便成功诠释了张孝全的「失魂」。

图片来源:《失魂》,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不安于常态的影像选择在打破叙事规则的同时也会干扰剧情的通顺,例如《失魂》中陈湘琪下山途中摘下一片叶子,下一个镜头便是张孝全沾满鲜血的双手在拨弄这片叶子,两场戏的场景跳得很远,从山上到家里,从外景到内景,事件也毫不相连,前一场是陈湘琪下山途中看风景,下一场是张孝全已经杀死陈湘琪饰演的姐姐,锺孟宏完全跳过在商业类型片不仅不可省略,还可以用来伸展角色内在与慾望动机的杀人过程,直接以没有沾血以及沾血的同一片叶子的特写连接,强力删除线性叙事的故事逻辑,错愕之间,张孝全的暴力虽然是难以解释的残暴与冷血,当王羽饰演的父亲回家发现女儿尸体、发现儿子杀人,仅仅口头询问几声便日常生活一般地处理起尸体,这样的处理让王羽的残暴冷血更在张孝全之上。

图片来源:《失魂》,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锺孟宏自称《失魂》是商业类型片,但是这样的「不安」所造成的影像创意并不一定能在商业上获得迴响,商业类型片是依据着公式化的剧情结构以及拍摄方式製作,挑战观众观影习惯便是冒着降低观众接受度的风险,创意空间并不大,且创意大部分是用在「效果」上,例如如何用新的花招让观众三秒落泪,如何让观众恐惧尖叫。

《失魂》在各方面的表现水準都让它成为至今为止锺孟宏最好的作品,但是如果暂且抛下创意与艺术性不谈,作为商业片,《失魂》并不称职,锺孟宏影像上的「不安」并不是发挥在惊悚的效果上,不足以将锺孟宏过往在影像上的艺术性商业化,另一方面,导致《失魂》在商业上偏离更远的,实则是锺孟宏电影的叙事风格,是来自他在剧情叙事上的「不甘」。

相对于锺孟宏在影像上的突出表现,他的剧本是较少被讨论的,然而就剧本而言,锺孟宏虽然常以通俗的方式开头,如承受丧子之痛而努力生活的父亲、下班归家的丈夫、失去父亲的孤儿,生病返乡的儿子,却往往拉出一个隐藏在表面故事底下,非主流甚至会被认为偏激的主题,例如纪录片《医生》中乐观开朗的儿子上吊可能不是自杀,而是儿子发现了窒息的乐趣,意外弄假成真,这个隐晦提到的暧昧主题让整部片蒙上一层灰;《停车》中张震的表面目的是回家,真正情节上的动机却是藉由假扮小马,替小马家人与自己带来救赎,最后张震将小女孩带走,是拆散一个家庭,将幽灵般的老人丢入更像幽灵的处境,离开的他等同是片尾天花板上的蜈蚣,成为特异的存在;《第四张画》的戴立忍谋杀小孩后成功毁尸灭迹,逃过法律与良心的谴责,不只推翻善恶有报,还成为毕晓海所饰演的小翔一辈子的阴影,从金士杰到纳豆再到戴立忍,是一种种生活方式与希望的破灭,最后没有任何出路。

图片来源:《停车》,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这样「不甘」于通俗故事,起头后就非要撞击观众三观(人生观、世界观、宇宙观)的剧情发展才是锺孟宏的艺术性所在,也是偏离商业最远的特质,而《失魂》之所以可以称为锺孟宏目前最好的作品,便是因为该片的叙事撞击最为强烈。

《失魂》片名暗示着魂不附体的现象,也将身体与灵魂视为互相不稳定依存的状态,身体是容器,灵魂可能离开,也可能有其他灵魂进来,也因为这样的不稳定,灵魂对于身体没有完全的控制力,张孝全在杀了姐姐后成为全然的邪恶,但是剧情中并没有反面的力量去对抗这个邪恶,目睹女儿尸体的父亲没有成为邪恶的反面,反而为了让这个肉体可以把自己的血缘繁衍下去,而不管儿子身体里的内在灵魂是谁,不管眼前的是杀女兇手,都要保护这个住在儿子身体里的恶灵。

于是乎,比儿子更邪恶的是父亲,比儿子更失魂的也是父亲,守着山里的果园的父亲反抗的是外地来的、都会来的,台北来的女婿跟警察,山林的神秘化为父亲的武器,树木不是苍翠而是阴寒,虫鸣鸟叫变调成不和谐合音,云雾日光诡异莫名,父亲的意志与身后的山林交叠成为邪恶的象徵,吞噬了一个又一个前来寻找真相的善良人类。

山林原野所代表的自然法则归属于邪恶,传宗接代也归属于邪恶,片尾张孝全所说的「三个猎人」的故事便成为最强烈的注解也是最大的反差,不但暗示着儿子并没有失魂,也暗示着仅有藉着他人的善意而让自己成为自己(在本片中张孝全所扮演的角色的「自己」是指邪恶冷血的本性),灵魂才有出路。

图片来源: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这个过激的意识形态是属于哲学层次的讨论,不是写实的、社会派的议题,显然不是世俗一般观众一时片刻甚至今生今世有能力理解,叙事上过于激烈的撞击反而对商业观众来说摸不着边,但必定会留在艺术电影的观众心中非常久远,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少见且特异独行的观点,也是每一次的锺孟宏最让人期待的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