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生活节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5-28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展期

    日期:2018-03-03 ~ 2018-04-15

    地点

    大安路一段116巷15号

    参展艺术家

    金芬华

    赤粒艺术:【暗香浮动】金芬华个展 赤粒艺术

    台湾,台北市

      创作自述
      关于画
      我的画和理论、流派皆无关。它来自生活,源于个性。
      花和格子始于2000年,因于历经数年持续不断的游泳。不是一个爱运动的人,游泳最初是一种锻鍊。
      日日埋首于水中,所见尽是无边无际的小方格,从景象单一和动作单调重複的无趣到脑中逐日滋生的充满繁花枝叶的水中幻境,自此跃上了我的画布,格子的无尽重覆稳住了我易焦虑的个性,画格子成为一种沉迷,再于格子之上注满流动的水,飘浮的牡丹、蔷薇、玫瑰和各类植物,我布置了一个水底剧场,营造一个自在无扰的水域世界,自闭、隔绝或是清明如镜,或是黝暗如深穴;或是水波浮动,或是光影跳跃,一个水中世外桃源。
      彷如镜头的逐渐拉近,花逐渐被放大。2004年“盛开蔷薇"首度以一朵放大了的蔷薇如同一轮明月,高挂黝暗的夜空,同样的离枝离叶,同样的飘浮状态,水的元素被去除了,花不再成群,从此一朵花独霸一方的画作开始开疆闢土,花持续放大,2008年牡丹特写入镜,花的构造更加繁複,彷如迷宫。
      2007年首度出现纯格子画作,没有了作为主体的花,没有了空间感,格子聚集重覆,舖天盖地,搭配些许色块,以数大便是美的概念和颜色的对比呈现美感。
      格子的製作过程考验耐性、耐力、视力和体力,决定色调后先涂底色,而后测量距离,拉线状胶带、上色,抽掉胶带后再一格一格仔细上色,格子之间必需留下0.1公分的间距,上色的步骤必需反覆多次,其结果导致僵硬变形的手指,十多年来却仍乐此不疲。
      感性的花和理性的纯格子画自此随着情绪的变化交叉进行,彼此相调剂平衡。
      2011年个展“花开自在",作品已完全脱离水底世界。至此,以格子为基底,一朵硕大丰盈的牡丹或蔷薇全面攻佔百号画布,元素步入极简——花与格子,而对比呈两极:结构繁複的花对比于简单重覆的格子,柔软对比于坚硬,不规则对比于规则。
      2014年,花卸下原本的柔和色调和柔软姿态,捨弃立体光影的描绘,以黑色平涂和木刻般的线条以刚毅之姿登场,平涂的黑色花呈现崭新的面貌,我在其上玩出了一个花舞蝶飞的小花园,手绘的小贴纸则彷如嬉戏的小精灵,贯穿此一系列的每一个画面,而此一系列延续至今,迷宫似的特写的花成为一个新的剧场。
      2017年,纯格子作品在线条交界处进驻了立体的“点",两度空间成了三度,虽是抽象却有着自然景像的相呼应:黑色是寂静的星空,红色是欢愉的烟火,而白色则成了冬天里的一场雪。
      花和格子,相伴而行,18年来已演变出多种不同的面貌,将以何种姿态继续走下去,时间会告诉我。
      而我亦深感好奇。

      关于人
      宿命水瓶座,凡事但求尽人事而后听天命。
      纯净的心,纯净的生活,自闭而规律,如同我的格子画。
      画画于我是唯一的生存方式,我画故我在,能安静而不被干扰的在画布前作画是最大的满足。
      昔日从父命,大学唸的是商学系,艺术界踽踽独行三十余年,路上多荆棘,从不曾要回头,感谢一路扶持相助的人。
      竭尽全力要创造人世间前所未有的视觉经验,愿能让这个世界更美丽,上天若给了我天赋,就如春蚕吐丝般吐到尽吧。
      漫漫长路,慢慢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