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滴生活

无论我写画谁,我是在写画自传式的自己《穿越世纪的情书》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13

无论我写画谁,我是在写画自传式的自己《穿越世纪的情书》

试读连结

「的确,讲自己,要有一个距离。讲自己,离不开周边的人与物的连繫。讲自己,不及别人的描述来得立体。」--罗婉仪| 《穿越世纪的情书》

故事从开始。那天,美裔犹太女子托克勒斯抵达巴黎,认识了葛楚德.斯坦。斯坦强壮又精力充沛,瘦小的托克勒斯是斯坦的情人、秘书,也替他做菜。

托克勒斯和斯坦共同经营的沙龙,座落于花神街27号,巴黎左岸,不是桂纶镁的左岸。斯坦以其锐利前瞻的品味,成为当时一票艺术家的知音,甚至「师傅」。毕卡索就住在蒙马特,海明威曾为座上客,乔伊斯和庞德时常出入,而费兹杰罗「是唯一写得如此自然的年轻作家」。

那时的巴黎本身就是一座自足的宇宙,在午夜,迫近的是一次大战。

后来斯坦写了一本书,书名叫《爱丽丝.B.托克勒斯的自传》,打字的是托克勒斯,写的正题却是关于斯坦。罗婉仪说,斯坦没有直接写托克勒斯,但每当斯坦假托克勒斯的自传名义写自己,他同时也在写托克勒斯。

「无论我写画谁,我是在写画自传式的自己。」

这本《自传》是斯坦卖最好的书,年代记载到1932年。1933年,纳粹掌权,隔壁的德意志即将迈向第三帝国,汉娜.鄂兰和卡尔.洛维特都在这一年逃离德国,华特.班雅明在德法边上自杀。

开启 《穿越世纪的情书》,这第一封「情书」,便是罗婉仪假托克勒斯的名义写给斯坦的。「二次大战前后,」罗婉仪写道,「因为得到当时支持纳粹主义的法国维希政权的高官的保护,斯坦拥有许多的艺术作品都得以保存下来」,「据说,斯坦曾经帮忙维希政权翻译长篇且激烈的反犹太主义演词…她甚至曾声称希特勒应当获颁诺贝尔和平奖。」

托克勒斯终于离开斯坦,「各人对各自的当下都不那幺感到味儿--过去、美好、错过了,或没有来得及出生。」

午夜巴黎,本世纪初璀璨万分的时刻,百年后回盼,却没有办法仅仅缅怀晶亮的流光,因为在那筛落指间最轻巧最耀目的交会间,也酝酿着必须直视、必须与之正面对决的恶。

午夜巴黎第二弹

►这里是Readmoo电子书店◄

完整阅读,从这里开始。

https://readmoo.com/

相关文章